首届大发审委的这一年 A股IPO风云际会

fl国际娱乐

2018-10-13

  北京富凯大厦B座17层的会议室,已成为中国企业家又盼又怵的神圣之地,这里是发审会召开的固定地点。   对于那些在IPO排队通道等候的企业来说,登上发审会的心情不亚于寒窗苦读十多年的学子参加高考。

45分钟的发审会,10多秒的结果宣布,足以让那些平日里指点江山的企业老总肾上腺素飙升,喜和悲一瞬间。   今年9月30日,第十七届发审委(俗称首届大发审委)一年的任期届满。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已经启动发审委换届工作。

  严审核、高效率、偏爱创新企业,这是首届大发审委给外界的共同印象。

新一届大发审委上任在即,业内人士认为,IPO审核趋严的大方向不会改变,慑于IPO过会的高门槛和高否决率,IPO排队企业数量会进一步下降,未来IPO审核或将步入即报即审的时代。   严审核:过会率低于60%  9月27日,首届大发审委召开了第153次和154次发审委会议,这也是本届发审委的最后一次会议。

  当日,共有4家拟IPO公司上会,最终宁波水表、新希望乳业、江苏爱朋医疗三家幸运儿成功过会,珠海安联锐视不幸被否决。 “4过3”,这样的过会率若是放在上一届发审委,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对于本届发审委来说,却是格外的“仁慈”,甚至有人开玩笑猜测这是收官前的手下留情。   2017年9月30日,第十七届发审委成立,自此主板发审委和创业板发审委合并,成立大发审委。 首届大发审委运行的过去一年时间里,带给市场最为直观的感受便是过会率走低。

履职不久,就给出了“6过1”的审核结果,之后更是出现了“7过1”或“零通过”的罕见情形,今年1月IPO通过率曾跌至36%的冰点。

  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7日,证监会共审核260家企业首发申请,共计140家企业首发通过,通过率为%。

其中被否企业87家,暂缓表决或取消审核企业33家。 与之相对,2017年第十七届发审委履职之前,前十个月IPO的通过率高达80%。

  从财务指标看,据统计,今年IPO审核通过的主板企业中,2017年净利润全部高于8000万;通过审核的创业板企业中,2017年净利润全部高于5000万。 但净利润并非过审关键,有多家被否企业净利润超过1亿,可见这仅为底线指标,持续盈利性较强、内控完善、运营规范、信息披露真实有效、募投项目合理才是过会保障。

  这些问询问题虽属老生常谈,但首届大发审委问得更细、更多、更有针对性,且更注重实质审核。 在最后一场发审会上,申请创业板被否的珠海安联锐视2017年净利润为7469万元,而首发通过的江苏爱朋医疗2017年净利润为6020万元。

两家公司都已符合创业板净利润指标,但净利润更高的珠海安联锐视却惨遭被否。

首届大发审委不以业绩作为过会唯一指标的理念得以体现。   高效率:IPO堰塞湖渐消  首届大发审委履职以来,发审委审核效率有目共睹,目前IPO“堰塞湖”正在加速见底。

  根据国际四大会计公司德勤的数据,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等候上市的正常审核状态企业数量为257家,较2017年同期等候上市的476家减少219家,另有31家企业因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中止审核,将在更新财务数据后恢复审核,“堰塞湖”问题已大大改善。   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A股资本市场华东区合伙人赵海舟还透露:“在等候的这200多家企业中,证监会大部分都已经看了,把一些问题反馈给了企业,而企业要么正在回答,要么已经更新回答,现在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即报即审的状态。 ”IPO“堰塞湖”渐消,不仅理顺了新股发行的常态化机制,也让中介机构等市场参与各方的规范度和生存规则有了良性调整。

  据了解,IPO“堰塞湖”在规模上于2016年6月达到巅峰,IPO排队待审企业数量一度接近700家,首届大发审委肩负着消解这个“老大难”问题的重任。   但也因此,市场普遍预期换届后从严审核趋势不变,但过会率或有所提高。 一家券商投行的分析师表示,市场各方已经较为熟悉监管审核的松紧度,特别是在IPO现场检查和高否决率之后,发行人和中介机构都自觉对标新审核要点,自查是否存在被否关键点,报材料的企业大多是质地优良、合规性较好的项目,经过了辅导期和中介机构的规范,过会概率大增,在现有从严审核的标准下,很难再出现过会率不及五成的情况。   促创新:为新经济企业开绿色通道  在从严审核的基础之上,首届大发审委支持创新企业上市的力度尤其明显。 记者发现,过去一年的过审企业集中在电子、化工、金融、计算机、汽车、机械设备、医药生物等行业,药明康德、工业富联等备受关注的新经济企业,相继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在A股完成上市。

  中概股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药明康德”)从预披露、更新到上会、过会,用时50天,成为登陆A股的第一只“独角兽”。

药明康德被市场誉为“医药界华为”,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全球排名前列的小分子医药研发服务企业。

公司成立于2000年12月,2007年8月曾前往美国纽交所上市,2015年12月退市。 今年5月在A股上市后,连续走出16个涨停,总市值最高突破1300亿元,目前市值超过900亿元。   首届大发审委履职期间,证监会频频喊话支持“新经济”,为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四大行业中的“独角兽”企业开通IPO“即报即审”绿色通道新政。

在这条政策出台前,回归A股的中概股大多只有走借壳上市这一路径,而药明康德是多年来首家通过IPO路径回归A股的中概股公司。   继药明康德之后,工业富联又创下了“闪电过会”的记录,从预披露到上会获得通过仅用时36天。 今年6月8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工业富联”)在A股挂牌交易,上市首日市值达到3906亿元,超过海康威视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   有业内人士分析,当前A股上市公司中传统行业、国有企业依然占据相当大的比重,新兴经济的占比仍然偏低,现有结构失衡问题急需改善。

而药明康德、工业富联等企业,代表了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方向,也充分体现了新经济的特征,或有助于改善A股市场行业结构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