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艺术家:与苏荣之妻姐弟相称 无贪腐关系

fl国际娱乐

2018-10-08

龚循明《》记者郭芳实习生上官丽娟在世界瓷都景德镇的陶瓷艺术家中,龚循明大概是其中画作风格及个人性格都较为鲜明的一个。

上世纪八十年代,龚循明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 1982年,分配到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陶瓷雕塑和美术设计。 1985年,工艺美术研究所并入江西省陶瓷研究所,就任所艺术室副主任。

1992年,出任中青年画院院长。

1993年获得高级工艺美术师。

1997年,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

在体制内,我总是艺术家的思维。 龚循明说,他感觉到了自己与体制的不协调,这促使他后来下定决心较早地离开了体制,选择自由谋生之路。

离开之后一直做个体,这期间,有很多机会要我回到体制内,领导连续找了我五六次,但我不想回去,已经习惯了社会上的工作状态。

再到后来,体制内的人都纷纷停薪留职,从单位出来。 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龚循明说,他始终希望保持自己内心的纯粹。

艺术家的作品是艺术家自己心灵的反映,如果你心里不干净,你的画面想干净是不可能的。 正如一个心胸狭隘的人,想画大山大川体现雄伟广阔,也是出不来的。

已在景德镇从事陶瓷绘画研究与实践数十年的龚循明近些年来陷入了对陶瓷文化现状的焦虑。 在他看来,在景德镇近百年来的陶瓷绘画进程中,从最初的灵光闪现,到如今的微澜不惊,始终走在一个封闭窄小的空间自我陶醉。 他在努力走出这种焦虑的状态。 于是,从2007年起,龚循明推掉了商业上的应酬,花了很长时间到新疆、内蒙古、西藏去游历。

至今,他已独自和率队六次进藏。 龚循明试图以此来缓解其作为艺术家的文化焦虑,并最终实现对自己的突破。 在景德镇陶瓷艺术圈内乃至江西官场,欣赏龚循明画作的人不少,其中就包括原江西省委主要领导的妻子于丽芳。 但也因此,在原江西省委主要领导贪腐案发后,龚循明曾与于丽芳的交好亦被舆论放大想象。 媒体报道称,于丽芳拜他为师;报道还称,龚循明在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中帮参评人找于丽方运作。

这些全都不是事实。 龚循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这给他带来了困扰。

龚自认为自己一直独善其身,与官场保持适当的距离。 但他没想到,自己与官场的关系还是被放大想象了。 《中国经济周刊》:那篇报道出来之后,景德镇在传你被抓了。 这是怎么回事?龚循明:那天晚上正好来了客人,我陪客人到农村吃土菜去了,我的两个手机都放在工作室,长达三个小时,很多朋友打电话来,手机没人接,我回来一看,19个未接电话。

一些朋友还专门到我家里来了,发现人又不在家,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误会。

我是回到家后,才看到微信的朋友圈里转了那篇文章。 在这里,我想澄清的是,那篇报道中列举的没有一件是事实:第一,于姐从来没有拜我为师,我也不会画梅兰竹菊;第二,于姐到江西这么多年,来景德镇这么多次,我在景德镇只见过她一次。

第三,说我在南昌地铁还未修好通车之前就已拿下地铁内的瓷板画展览项目,这更是荒谬。 《中国经济周刊》:媒体报道说,你曾经称呼于丽芳为姐姐,有这回事吗?龚循明:那次,她来景德镇,要大家一起吃个饭,当地的官员作陪,一定要我也去。

饭局上,她对我的绘画非常感兴趣,就说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弟弟多好,旁边的人就起哄说,你还不赶快叫姐姐。 后来又有一次,她到景德镇来,当地的领导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吃饭,我请于接电话,跟她解释说,我不喜欢官场,也不希望和官场搀和。 最后我没有过去。

我在上海举办个人作品展的时候,给她发了邀请,但她没时间去。

除此之外,我个人的任何活动都没找过她。 她喜欢这个(陶瓷艺术),于是跟我做一些交流,就这么简单。 她根本没有拜我为师,也从来没有跟我学过画画。

她可以画画梅兰竹菊那些东西,但若要学我这些东西必须是专业的。 我很尊重她,如果谁再来问,我是不是曾经叫过她姐姐,我肯定会说叫过她姐姐,但我敢以人格担保,我跟她没有一丁点所谓的贪腐关系。

《中国经济周刊》:但媒体报道说,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时,想评上大师的人就会找到龚循明,谈妥条件后,他就会找到于丽芳操作此事。 这个事情属实吗?龚循明:说我帮助于操纵评选大师,这写得很滑稽。 我不做大师,我自己都不去参评,更不可能通过省领导帮哪怕一个大师去参评。

其实,在景德镇大家都很清楚,谁的画值多少钱。

真正的画家也不需要弄来大师这顶帽子来换钱。 《中国经济周刊》:关于南昌地铁的展览项目是怎么回事?你已经拿下了该项目吗?龚循明:说我已经拿下了所谓的南昌地铁项目,就更加古怪了。

南昌地铁方面曾经提出来说要建第一条文化地铁,并找了我给他们做过一个方案,这是事实。

我建议他们做一个流动的艺术馆,也只是做过一个方案提交给他们,我们的方案可能也只是众多方案之一,但后来再没音讯。

已经两年多过去了,至今谈都没谈过。

我曾经设想过,如果该地铁项目能拿下,我会花非常大的精力做非常好的陶瓷放到里面。

如果在这条地铁线上形成一个流动的艺术馆,每一个站点都是一个艺术馆的分布,那太震撼了。 当时,景德镇的一帮艺术家坐在一起出主意,大家都表态愿意把作品无偿地提供出去不收一分钱,一旦固定下来,就成了公共财产,百年不变。

艺术最重要的目的是展示于众人,像这样的机会是很少的,大家都以能够放进去为荣,在这个事件上谈钱,这个艺术家是傻瓜。

但很可惜,这个事情后来就没有了下文。 《中国经济周刊》:这次的江西官场贪腐案牵连甚广,包括一些与官员交往密切的商人和艺术家也受牵连或影响。

您怎么看艺术家与官员的交往?龚循明:一些领导干部,即使有违纪或者贪腐那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知道的。 他们在外面都维持一个很正面的形象,公开谈的都是说自己怎么反腐。 但在这个社会,你不可能不跟官员打交道,而且跟我们画家打交道的人,要不是老板,要不是官员。 而在接触的这些人当中,还是有很多性情相投、你愿意跟他交往的人。

当然,怎么去定位和他们的关系非常关键。 我跟整个景德镇的官场体系的关系几乎是空白,没有跟谁很好,也没有为任何亲戚朋友办过事情,谁都有朋友亲戚,谁都有困难,但我都告诉他们,我没有什么办法,不要为难我。

《中国经济周刊》:这个事情出来后,对你带了哪些影响?龚循明:我不希望自己被牵涉到政治的圈子里,我自己本身对这个圈子也不关心。

这个事情发生后,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现在我都还是静不下心来创作。 等慢慢地电话少了,来看我的人少了,我就可以静下心来创作了。

景德镇陶瓷艺术家龚循明个人简介:龚循明,男,原籍江西省南昌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龚循明被中国专家学者协会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荣誉称号。

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会员,江西省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西省青联委员、景德镇市青联常委、景德镇市政协第七届委员,中国专家学者协会会员。